全本小说网 > 做局 > 第3286章 意动

第3286章 意动

全本小说网 www.quanbentxt.org,最快更新做局 !

    乔梁听了,跟着笑了一下,这句话他并不是百分百认同,但还真不好反驳,个人的成就,很多时候确实不是取决于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乔梁转头望去,心想该不会是尤程东到了,这一看,还真是尤程东来了,推门而入的正是从江州赶来的尤程东。

    乔梁站起身笑道,“尤哥,你这来得很快嘛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看到冯运明,脸上的笑容灿烂了几分,见冯运明也朝他看过来,尤程东先是冲冯运明点头致意,旋即回答着乔梁,“小乔,接到你的电话,我可是一刻都不敢耽搁,生怕让冯书记久等了,一路风驰电掣,就差没把汽车发动机开冒烟了。”

    冯运明笑着接话,“程东同志,你这可不行,开车安全第一,万万不可抢着赶那么几分钟,咱们都是自己人,你急急吼吼地赶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冯运明这句‘自己人’,听得尤程东心花怒放,又是高兴又是恭敬地走到冯运明跟前,“冯书记,主要也是挺久没见到您了,想到要过来跟您吃饭,我心里边也激动,就开快了点。”

    冯运明笑着指了指尤程东,“你啊,这是一上来就拣好听的话讲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笑道,“冯书记,我说的是实话,过来跟您吃饭,我确实是心情激动。”

    一旁,乔梁示意尤程东坐下来,同时道,“尤哥,你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我们正好要开始吃来着,你倒是来得恰到好处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乐呵呵地坐下来,“没让冯书记久等就好。”

    乔梁笑着朝冯运明看过去,“刚刚冯书记还在跟我聊你来着,他对你的安排和使用有些想法,就是不知道你自个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神色一动,刚坐下的他,差点又站了起来,有些期待又紧张地看向冯运明,那迫切的眼神显然是急于想知道冯运明打算如何安排他。

    冯运明笑道,”小乔,还是你来跟程东同志说。”

    听到冯运明开口,乔梁这才道,“尤哥,今天我们市里边钱正同志的事,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尤程东疑惑地问道,“钱正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尤程东因为退到二线,消息并没有那么灵通,再加上关州市这边封锁消息,说是没用吧,但其实多少也还是有那么点用处,以至于尤程东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啥事。

    乔梁见尤程东不知情,于是将钱正的事跟尤程东简单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尤程东听了,瞪大眼睛,“钱正竟然自寻短见?”

    尤程东虽然跟钱正不熟悉,但也是打过几次照面的,毕竟他之前担任过江州市副市长兼市局局长,那时候钱正还是省厅的副廳长,两人因为工作关系打过几次照面,这会听到钱正出了这样的事,尤程东的惊讶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乔梁笑道,“咱们不用管钱正自寻短见的事,现在的情况是钱正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那他接下来肯定没办法再担任市班子的分管领导了,冯书记刚刚和我说如果能把你调到关州市来接替钱正的位置,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闻听怔住,他本来还想着通过走动冯运明的关系让自个重新获得重用,结果冯运明却是起了将他调到关州的念头,这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,但话又说回来,这个结果完全是大大超出他的预期,哪怕是他之前觉得冯运明会看在以往的交情和面子上重新启用他,但他也决计不敢想进入班子之类的事,要是能调到关州担任班子的分管领导,那他还有啥好犹豫的?

    短暂的愣神后,尤程东几乎不带犹豫道,“冯书记,如果能调到关州担任班子领导,那我肯定是一百个愿意。”

    乔梁笑道,“冯书记,我就说了嘛,尤哥哪里会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冯运明点头笑道,“程东同志既然同意,那接下来可以考虑运作这事,不过程东同志,我可得先跟你说好,这事不一定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明白地点了点头,道,“冯书记,您能帮我费这个心,我已经是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冯运明笑了笑,“老朋友就不用搞得这么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轻点着头,脸上不可抑制地露出激动的神色,不管能不能成,冯运明既然有这个心帮他运作,哪怕是最终没能调到关州去担任班子领导,尤程东相信冯运明也不会在江州亏待了他。

    三人边说边聊着,而此刻在市里,钱正所在的市医院,重症病房外,省纪律部门一把手林剑隔着病房门看着里面的钱正,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,这家伙搞得他如此被动,现在躺在病床上倒是安详得紧。

    林剑是傍晚从黄原出发过来的,关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而且还跟他们纪律部门有关,林剑在办公室也有些坐不住,下午忙完手头的事后,他终归还是决定到关州来一趟。

    林剑默默注视了一会,身后,陈鹏等待了片刻,上前一步道,“林书记,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林剑撇嘴道,“他还昏迷着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陈鹏听林剑这么说,忍不住挠了挠头,钱正这个案子,是他带人过来的,结果现在搞成这样,陈鹏心里边颇为愧疚,虽说这事从本质上来说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但谁让他是带队出任务的人?而且陈鹏也很清楚这事会给林剑带来不小的麻烦,从林剑那凝重的表情已然可以看出其心情恨糟糕。

    发愣了片刻后,陈鹏低头看了看,差点忘了他要跟林剑汇报的事,赶紧又将手头的资料递给林剑,“林书记,这是我们查到的钱正吃的药物来源以及开药记录,正好也都是在这市医院开的。”

    林剑闻言,接过资料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林剑抬头望去,关州市书记林松原出现在他的视线里,对方正朝他这边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林松原,林剑挑了挑眉头,低声说了一句,“这位林大书记倒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嘛,我这才刚到他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鹏小声回应道,“市里安排了人在医院这边,估计是市里的人看到您就赶紧跟他汇报了。”

    林剑听了,淡淡点了点头,面带审视地看向快步走来的林松原。

    林松原见林剑已经注意到他,愈发加快了脚步,恭敬而又不是热忱地走到林剑跟前,“林书记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剑轻点着头,看着林松原,“关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你说我在办公室里还能坐得住吗?”

    林松原附和道,“发生这样的事确实是太让人糟心了,不过林书记您也别为此大动肝火,这也不能说是你们纪律部门的过错,毕竟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,你说这钱正同志也真是的,都已经快退休的老同志了,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,搞得现在上上下下都这么被动。”

    林剑幽幽地看着林松原,“松原同志,我什么时候说这是我们纪律部门的过错了?”

    林松原怔了一下,没想到林剑会抓住这个话头,一时尴尬地笑了笑,“林书记,您别误会,我没有说这是你们纪律部门过错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剑没说什么,目光再次朝病房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林松原见状,悄然松了口气,趁势赶紧转移话题,问道,“林书记,关于钱正这事,您看我们市里边怎么对外发布公告?”

    林剑淡淡道,“这是你们市里的事,你这个一把手自个拿主意就行了,我就不敢瞎指挥了。”

    林松原一脸无语,他不敢让人随便发公告,是因为不知道纪律部门那边到底查到了钱正什么,问题又有多严重,林剑这回答也太敷衍了。

    林松原心里想着,不经意间抬头一看,见林剑正直勾勾地盯着他,那眼神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林剑突地问道,“松原同志,你说钱正为什么就这么巧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自寻短见呢?”

    林松原心头一跳,摇头道,“林书记,这事我还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林松原说完同林剑对视了一眼,见林剑依旧是盯着他,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,林剑该不会是怀疑他什么吧?如果是的话,那他可真是比窦娥还冤,天地良心,钱正这事跟他连个屁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林松原暗自嘀咕时,就听林剑又道,“松原同志,回头我们纪律部门的人需要更进一步彻查此事,届时难免会有需要你们市里配合的地方,到时还请松原同志能够理解并且给我们多提供一些协助。”

    林松原当即道,“这个还请林书记您放心,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,我们绝不含糊,全力协助。”

    林剑点点头,“那我就先谢过松原同志了。”

    林松原陪着笑脸,“林书记,您这搞得太客气了,姑且不说咱们的关系,配合你们纪律部门办案也是我们分内的职责嘛。”

    林剑再次盯着林松原,“咱们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林松原呆了呆,本想说两人是本家,看到林剑的眼神,林松原愣是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改口道,“林书记,咱们是上下级关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