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四爷很忙 > 第六章 意外

第六章 意外

全本小说网 www.quanbentxt.org,最快更新四爷很忙 !

    书房里寂静下来,微风敲打吹拂着窗棂,不知从何时起,玻璃已经在大清普及了,并玻璃属于内务府皇家专营,每年为康熙帝大赚特赚内库银子!

    胤禛是堂堂皇子四贝勒爷,府邸上安装的玻璃透明度很高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窗户旁的苏培盛宁可看不清书房里的动静,纳兰姑姑站着,主子爷坐着,两人中间隔了一张楠木书桌,可苏培盛却只感觉到了针尖对麦芒!

    都秋风瑟瑟了,主子爷怎么还这么大的火气?欲求不满?不至于吧,纳兰姑姑年岁大,长得一般,主子爷总不会正值妙龄的格格不选,偏对纳兰姑姑有火气。

    胤禛怒极反笑,剑眉眉梢微微上挑,薄唇自嘲般的一抿,“你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纳兰姑姑抚了抚身,将‘计划书’放回到桌上,恭谨的说:“四爷还是勉为其难的看一看为好,您府上一番整顿花费不少,奴婢并不是大包大揽,用四爷的银子不心疼,奴婢受命而来,如何也敢愧对德主子,更不敢愧对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纳兰真见胤禛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握紧,骨节分明的手指看起来如玉雕一般的精致,”万岁爷对您多有爱重,不忍‘意外’总是降临四爷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意外?”胤禛凝视低垂着眼睑的纳兰真,皱紧的眉头松缓了许多,”你来爷府上有小半个月了,就得出一个‘意外’得结论?”

    胤禛心底一时打翻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齐齐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深邃的眼眸多了一抹的嘲讽,骨感白皙的手背因为攥紧拳头青青的血管暴起,“如果是意外的话,会让多少人失望,你可承担得起?就不为你以后着想?”

    纳兰真盯着地面的青砖,鬓间的流苏摇晃着,浓密的扇子一般的眼睫低垂,胤禛想说一声,抬头!他想看她的眸子!

    胤禛在府上闭门为福晋守孝,并非不知外面的事儿。

    康熙帝今年初御驾亲征西北,途中染病,叫本留在京城的太子过去,胤禛打听不到太子如何奏对康熙帝的,他却知道康熙帝回京后,几次流露出对太子的‘不信任’。

    一旦康熙帝有不信任太子胤礽的意图,皇子们的野心不由得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是共同的‘敌人’,可皇子们之间谁也无法完全信任谁,面上兄友弟恭,实则暗自小心,随时准备踢对手出局。

    即便胤禛偏向太子胤礽,打小就跟着太子,但太子爷很乐意听到胤禛‘克妻’的名声。

    太子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别的兄弟了。

    纳兰真进府后,胤禛对她多有忍让,一是因为他同纳兰真有一份似有似无的情意,二是纳兰真不是糊涂人,很知晓分寸,不会真正的惹怒胤禛,最为重要得一点是,胤禛晓得纳兰真身负特殊的命令,彻查四福晋频频故去的原因!

    她得出‘意外’这个结论,除了康熙帝满意之外,皇子们没有一个会满意。

    纳兰真嘴角勾笑,“奴婢独自一人,这辈子也没指望着嫁人,德主子总不会赏奴婢一口吃的,四爷,奴婢没有以后,奴婢只想过好眼下的日子,借着主子的威风,风光一日是一日。”

    在这么个充满束缚的清朝,投身在这么个尴尬伺候人的身体里,纳兰真既不想巴结康熙帝,玩后!宫升迁副本,又不愿结好关爱四阿哥胤禛,刷养成副本。

    胤禛目光一凝,喉结上下滚动了半圈,脱口而出:“爷向额娘要你出宫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谢四爷抬爱,奴婢更想伺候德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瞧不起爷?”

    “四爷,您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真话语中有诚惶诚恐的感觉,可面上一样的刻板,胤禛就没看出她害怕来。她不怕自己!亦不看好自己!

    胤禛深深的吸了一气,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在纳兰真走到门口时,胤禛低沉的声音飘入了耳中,”爷不是废物,今日之事儿,爷记下了!日后你有个山高水短,大可来寻爷。”

    胤禛盯着纳兰真的后背,期盼她回头,又觉得回头她就不是纳兰真!

    果然,她连脚步都没停的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胤禛仰头,慢慢的合上了眼睛,他有什么资格保证纳兰真一世的太平?

    即便克妻的名声不加在他身上,频繁的故去福晋足以证明他是个福薄的,且无妻族之力,继福晋娘家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低,嫡亲的额娘德妃疼惜幼子,况且德妃本身也甚无娘家实力,胤禛除了依靠自己之外,不会再有任何的助力。

    野心,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烙在皇子的血脉中,哪个皇子没有野心?

    认命?不···胤禛睁开了深沉漆黑的眸子,不拼到最后一刻,他绝不认命,宁可死在争夺皇位的道路上,他不愿意做个叩拜新君的太平王爷!

    “苏培盛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。”

    “去关外偷挖人参的事儿停了,上个月江南水患,你让人去水患最重的地方,收揽些资质好的孤儿。”

    “喳。”

    胤禛从书桌的秘阁子里拿出一张银票,扔给苏培盛,扣除这一张银票,他的家底也就再剩不下什么了,”上次,爷在街上遇见的那人···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苏培盛将银票收好,想了半晌,结合主子爷缺银子的现状,犹豫的开口:“您说得是舒舒觉罗善保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胤禛听见这个名字,唇边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,冷硬的面容显得回暖了一些,“舒舒觉罗善保,命人去摸摸他的底。爷看他为人灵活,性情油滑,甚有些歪才。”

    他只见过舒舒觉罗善保一面,但胤禛对善保的印象极深。游走在两位王府世子中间,好处全让舒舒觉罗善保得了去,他又能出口成章,非常会讨喜儿,全然不似个落魄的八旗子弟。

    没有势力可以借助,胤禛需要自己搜寻人才,并降伏招揽人才。

    苏培盛低头道:“奴才领命。”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紫禁城,康熙帝身着常服,斜歪着身子,带着碧绿扳指的手指弹了纸张,“她这手烂字!”

    康熙帝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,喃喃自语:“朕的四皇子是个明白人,不会连内宅都管不好,朕还得给老四再挑一个福晋,挑一个福泽绵长的福晋!”